昆明代孕中介

病种分类

当前位置: 昆明代孕中介 > 病种分类 > 列表

爱情家书(2)

类别:病种分类访问量:编辑:(admin)日期:2017-07-25 00:09

  时代印记

  “的确良”:流行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是一种化纤织物,通常用来做短袖衬衫。挺括、滑爽,尤其是印染出的鲜亮效果,对熟悉了粗布粗衣的中国人来说不能不说是一次巨大的视觉冲击。在那个时代,拥有一件“的确良”衬衫虽然算不上时髦,起码也是“洋气”的象征。

  对分手信的答复:我的心都献给你

  亲爱的永江:

  你好!近来你的身体如何?胳膊是否好些了?你的这封信我已收到了,可当我看后并不生气,因为是你误会了,电报是我自己打的。你的伤势如何,我并没有告诉你父母,在那一天,我同时去了两封信,一封是你弟弟的,一封是你的。后来还打了个电报,想叫你回来治疗。我的第三封信不知你是否收到?我觉得很奇怪,是否有人扣你的信呢?我很是着急和气愤,请你接到信后认真查一查,如查出来,我觉得应向组织汇报,给予严肃处理。

  亲爱的永江,因为我的信你没有看到。所以你是很生我的气,和对我产生了怀疑,我觉得我的心都已献给了你。前两封信已经写得很清楚,我们的爱情不会像沙漠中的草房,会被大风吹散。就在11月上旬,我收到你的来信,我也并没有丝毫的动摇,我觉得我就是去代你死,我也心甘情愿,这是你应当理解的。

  我那天收到信后,是多么痛苦和难过啊!整整两天,我的泪水未干,这是我们女子的弱点,我想控制是不可能的。我觉得不是你伤了,而是我被砸伤了。你的伤痛,就是我的伤痛,我真恨不得到那儿去,分担亲爱的永江哥的痛苦。亲爱的江哥,你一定得很好地保养身体,就如是我的身体一样,好吗?啊!你的身体是你远方的亲人最担心的大事,有了好的身体才能建设社会主义,才能很好地干革命和搞好工作。

  我们厂现在在开展通读毛主席语录全集活动,大抓革命、大搞革命,形势很好。我们厂办公室也一样,一个星期要学习两天。我们党支部书记对我很是关心,常常给我讲他过去老八路时期的故事,让我每个星期向他做一次思想汇报,还批评我为什么不向组织靠拢。你是知道我的,我想我是一位很平常的青年,做的事太小,也太少,向党的贡献更不要说,实在差得很远很远很远,所以我想,不好也不坏就行了,这是完全不正确的!以后,我一定努力学习,刻苦地学习,向老八路学习,努力工作,去争取好的成绩,再向你汇报!

  另外,就是你的信中说邮来的奶油,我想这东西也不好带,你在经济上是紧的,以后不要再买了。别的没事。请你听党的话,好好工作,努力学习,常来信。不过来信时,信封上的字写好点。还有,请你把我寄出的,但你没收到的那三封信的原因问清楚。不要和人家动武,让组织处理,好了,下次再谈。

  致以无产阶级的敬礼!

  你的琴

  1976年12月17日

  永江,趁这封信还没邮出去,我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党中央在华国锋主席①的领导下,已一举粉碎了“四人帮”的篡党夺权的阴谋。上海市是苏振华和倪志福②等3人主持上海市委工作,这真是大快人心的大事。这使我们党更加纯洁、更加兴旺!更加坚强!我们这个党是有希望的!!!

  备注:①华国锋生于1921年2月16日,于2008年8月20日在北京病逝。1976年,他和叶剑英等代表中央政治局采取断然措施,一举粉碎“四人帮”。

  ②1976年10月27日,经华国锋提议,中共中央决定,苏振华兼任上海市委第一书记、市革命委员会主任;倪志福兼任市委第二书记、市革命委员会第一副主任;彭冲任市委第三书记、市革命委员会第二副主任,撤销张春桥、姚文元、王洪文在上海的党内外一切职务。“四人帮”在上海建立的老巢由此彻底瓦解。

  家书故事

  这封信源于一封田永江(化名)写出的分手信,是白书琴(化名)的回信,正是这封信,奠定了两人一生的情缘。

  家住乌鲁木齐八钢附近的田永江夫妇珍藏了60多封当年的书信,这主要是1972年至1979年间的通信,当时两人一个在伊犁,一个在八钢。如今年过半百的夫妻俩,用一生践行了当年的承诺:“爱是生死契阔,爱是不离不弃”。

  一学期只写三页作业

  “文化大革命”时期,新疆与全国各地一样,学校里到处都是红卫兵,正在八钢上初中的田永江和白书琴,每天都要穿着军装到街上游行。而时任学校红卫兵连长的田永江,总走在队伍最前列,气宇轩昂的他是众多女同学心目中的崇拜对象,白书琴也是其中一个。

  当时学校基本没怎么上课,一学期下来,田永江最喜欢的数学只写了3页作业。在学校,实在学不上东西,听说有去军马场的工作,田永江就赶快报名了。

  由于在学校表现好、思想积极向上,田永江被挑选出来,以招工的形式分到了位于伊犁某部队的军马场,负责饲养军马。他们坐着大卡车从八钢出发,走了7天才来到目的地。

  和当年的知识青年下乡不同,军马场每月发给田永江24元钱的补贴,这对家庭负担很重的他来说,是个很好的选择。每次领到补贴后,田永江都是往家寄一多半,自己留一小半。

  当时的白书琴,因为体质不好,组织视特殊情况允许她留在城里,在八钢医院成为一名护士。大眼睛、长睫毛和两根粗粗的麻花辫,是那个年代美女的标志,白书琴具备这些特征,自然也就成了医院里出名的美女。

  因为田、白两人是同学、两家是邻居,田永江起初写信给白书琴帮忙照顾他的父母。白书琴记得收到田永江的第一封信时,紧张得不敢看。后来,还是让朋友先打开看,没啥不能看的内容,她才敢看的。

爱情家书(2)

  革命英雄主义情结

  通过几年的书信来往,爱情在两个人的心中慢慢滋生。1976年,眼看着知青都回城了,田永江却被告知不能回城。经过挣扎,为了不拖累白书琴,他在信里称马场发洪水,他在抢救国家财产时双手受伤,失去了劳动能力,让白书琴放弃这份感情。

  让田永江没想到的是,他的谎言反而让白书琴对他的感情更加坚定。

  此次选登的这封信,就是白书琴收到分手信后的回信。

  白书琴当时想:“他这可是英雄的行为啊,能跟英雄成为恋人是多么幸福的事。”就像这封信开头描述的一样,白书琴一边找熟悉的医生咨询为田永江手术,一边一封接着一封地给他去信,表达自己的爱意,希望能带给他生活的勇气。她甚至还发了一封电报。

  田永江误认为她将此事告诉了他的父母,责怪了她。为此在信的一开头,白书琴就解释了此事。那时的白书琴,觉得他的所作所为太伟大了,她希望为他守候、为他分担。

  后来,田永江探亲回家,白书琴看到身体健全的他,除了责怪,更多的是感动。至今,聊起此事,田永江还会满脸幸福地说:“她当时太纯真了,一点没明白我的意思,真是我的傻姑娘。”

  白书琴的妹妹常开玩笑说,姐夫是用一个谎言“骗”了姐姐的一生。

  订婚后才碰了碰手指

  1979年,田永江终于回到了八钢。两人订婚后,第一次肩并肩走在一起,田永江提议去看场电影。当时还是露天电影院,在电影院里,趁着大家都专注于看电影,他鼓起勇气悄悄碰了碰白书琴的手。当时白书琴的手哆嗦了一下,可她知道田永江想牵她的手就没躲,结果他一紧张,手里的烟碰到她的指头,她惊叫了一声,周围的人都转过头看她俩。电影没演完他们就溜走了。

  婚后,夫妻俩住在两间漏雨的平房里。儿子刚出生时,每到下雨,房子里只有孩子躺的半张床是干的。往后的日子里,两人有摩擦也有争吵,然而,有爱的两个人是吵不散的。

  前年,白书琴查出癌症,手术后病情得到了控制,后来又因为骨折多次住院。3次大手术,陪伴在她身边的都是田永江。田永江无微不至的照顾常常让白书琴潸然泪下。

  每到过年过节,田永江都会拉着老伴的手,翻开一封封书信,重温当年的感觉。“傻老婆子,当年,你那么漂亮,身边那么多人喜欢你,你咋就跟着我呢?”田永江时常会这样问妻子。而白书琴总会回答:“和你的这一辈子,我心甘情愿也特别满足;如果有下辈子,我还要和你做夫妻。”

  (王晶晶)

  每天一封信难解相思苦

  磊:

  今天的天气真是好,人的心情也极好,今天我不知怎么的,既兴奋又激动,也许是终于和你通电话了吧。

  今天是4月7日,世界卫生日,不知道卫生日和“我爱你”有什么关系,但我终于鼓起勇气说了对吗?我觉得我的心脏在那一刹那停止了跳动,喘不过来气,心里紧张得就像揣了十二只小兔子。天呐,真的太激动了。一瞬间,整个世界就只有你和我,整个世间的一切都停止了,只听见你我的心跳,此刻,我感受到了这世上所有的温暖、幸福。

  可是你,你还跟没事人似的还笑话别人,下次你再怎么激我,我也不说了,除非我特别高兴的时候,那可是很难得噢!

  回想起来,你第一次在电话里对我说“我爱你”的时候,我却没有给你相应的回应,我还曾因此而伤心难过。后来,每一次听你说我爱你,我都默默下定决心,一定要勇敢地说出来!我们都是说话算数的人,话一旦说出口,就一定会坚持到底的。

  从你离家去学习一直到现在,我们俩几乎每天都要给对方写一封信,这好像已经成了我的一种习惯了。记得,你走的时候说每天都要写信,我还嘲笑你,说不可能做到,现在我一天不给你写信都会觉得有件重要的事情没完成呢!

  对了,今天去给你打电话费了好大的劲呢。中午3:00准时给你电话,电话不通,我就想到可能那边还没开工。其实我2:40就到电信局了,当时我就莫名感觉很失望,结果和我的预感相符,我打了3遍,都没人接。我想,可能过一会儿就可能有人上班了,就算找不到你,我也想知道你不接电话的原因,所以我就从大西门一直走到北门,时间是3:25,来到那家小电信局,结果打出去,仍然没人接。电信局的人告诉我说,好几个打成都的都没打通,我不信,偏要今天打通电话。

  但是,这时我两腿发软,没吃午饭,又跑了这么远,所以特别不舒服。但我太想你了,所以我必须打通这个电话。我只好一路转到大十字,直到4:10,这下终于打通了,才知道你们那边果然没开工,这时我像完成了一项任务一样,觉得自己跑这么大一圈给你打电话,心里特委屈,但听到你的声音就满足了,也终于鼓足勇气说了“我爱你”。

  他们都说,我每天给你写信,性格都有些改变了,不那么闹了,可是我们的感情还是不能告诉我父母,我的家教很严,父母也对我很严厉。目前,我只有19岁,这个年龄,父母是不允许我交朋友的,我不希望有什么力量阻碍我们——因为我了解这中间的利害关系。所以,我不愿让他们知道关于你和我之间的感情,至少现在不!你明白吗?如果现在我们冷静点,对将来是有好处的。

  • 上一篇:按摩排毒法(2)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网站推广合作

    合作联系方式:

    QQ1:147306049

    QQ2:997873565

    昆明代孕中介